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影视资讯 正文

综艺节目扎堆“下乡”,青年人回归山野与土地连接

连续两次获得白玉兰奖综艺类提名,从去年火到今年,《种地吧》第二季最近以“十个勤天”再次登上热搜。在《种地吧》成为综艺黑马的一年来,相似的“下乡综艺”不断出现,《令人向往的种豆》《田间的少年》《岛屿少年》等扎堆“下乡”,综艺节目吹来清新的田野之风。

《种地吧2》

《种地吧》感知土地对生活的意义

以十位少年扎根农村,努力拓荒、收获粮食,去年横空出世的《种地吧》能够成为综艺黑马,靠的正是这种扑面而来的质朴。今年3月植树节,节目成员“十个勤天”走进了甘肃腾格里沙漠,少年们用一周的时间与当地村民和志愿者共同栽下18万棵梭梭树苗,占地超过500亩,种树的收入全部回馈当地。第二季俨然成了“十个勤天”农业公司的多样化经营展示,扩大的田地与增加的产业线,成了少年们全新的经营课题,节目依然保持着第一季真人秀为主、种地为核心的节目样态。

综艺虽慢,但况味悠长,这也是《种地吧》节目总导演杨长岭最初所希冀的节目形态。做电视节目20多年,杨长岭最初打算做一个返璞归真的节目。他说,当时的想法很简单,希望在年轻人纷纷离开乡土的当下,找一群年轻人种地,传播关于土地、种植与责任的理念,但土地关系着粮食安全,拿土地做选题是很严肃的事。节目中,少年们不仅要提前一个月接受农业生产培训,还要在录制过程中被反复提醒农时概念,不能因为任何原因耽误地里的耕作。“比如,种植冬小麦一年只有一次机会,春水稻也只能在三四月份播种。农时不等人,种地不能儿戏,更不能拿来作秀。”

“十个勤天”老老实实关心粮食与天气,在耕作与施肥中得到一年的收获,少年郎没有其他综艺中常见的不适与娇气,他们在与土地打交道的过程中,逐步感知土地之于生活的意义。杨长岭说:“我希望让人们看到的农村,不再是暮气沉沉,而是拥有现代化的农业和活跃的新农人,也希望更多年轻人从种地这件最朴素的事情中,找到对生活的掌控感,去相信有付出就有收获。”

《岛屿少年》做具体事对抗生活焦虑

《种地吧》火热一年,相似的“下乡综艺”不断出现,比如,腾讯视频的种植综艺《令人向往的种豆》,芒果TV的果园综艺《田间的少年》,以及爱奇艺的放牧综艺《燃烧的月亮》,优酷最近收官的《这是我的岛》《岛屿少年》等等。

《岛屿少年》由13位少年前往陌生的岛屿,开启120天的岛屿改造行动。总导演徐郎军透露,他发现当代社会用漫长的时间去实打实地劳作,去创造、去改变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。年轻人总在表达着日常的焦虑,而对抗焦虑最好的方式,就是去做具体的事情。徐郎军表示,节目组一开始就提出了建设岛屿的任务,希望少年们能实实在在地在嵛山岛留下建设的成果,助力当地的发展。

事实证明,这档综艺节目不仅开始重视真实的生产实践,而且主动介入当地农业发展和社会系统的建立,“像大黄鱼养殖、建筑设计、旅游路线规划和支教等项目,都得到了推进。除了这些看得见的成果之外,少年们还给嵛山岛带来更多的年轻活力,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来到岛上。”徐郎军说。

专家观点:诚实劳动创造美好生活

《中国电视》杂志执行主编李跃森认为,《种地吧》两季节目以回归山野、回归自然作为出发点,传递了坚持的力量,用十位少年饱含诚意的劳作过程展示了传统农耕文化的魅力,也诠释了尊重自然、珍惜资源的生态理念。观众从中感受到了田园生活的治愈作用,体悟到用诚实劳动创造美好生活的劳动伦理,这类节目的火爆让综艺节目更接地气,也更贴近大众。

《岛屿少年》

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讲师、节目模式专家彭侃提出,《种地吧》系列针对当下年轻人对于农业和粮食安全问题缺乏了解的问题,有针对性的设计让年轻人摆脱了明星光环,身体力行地从事种植行业,同时也映射了现实生活中各行各业勇敢追梦的普通人群像,能够激发更多的社会讨论和共鸣。

彭侃认为,综艺节目扎堆下乡,值得关注,也值得肯定。无论是《种地吧》还是《岛屿少年》,虽然节目内容不尽相同,但都以户外录制真人秀的方式记录青年人扎根乡土、重回农村的社会实验。回归乡野,亲近土地与自然,既是纾解城市焦虑的良方,也回应近年来产业发展和文旅融合的现实命题。对于创作者来说,围绕更具社会性与时代感的命题,让更多的普通人成为综艺的主角,展现他们真实动人的奋斗故事,传递振奋人心的正能量,也是时代赋予综艺行业创作者的使命。

非常速

非常速,全网热门信息分享交流平台。FeiChangSu.Com
上一篇:艾热AIR早安艰难抉择现场飙泪,《说唱梦工厂》二公落幕“意难平”!
下一篇:张艺兴为电影《传说》片场弓不离手“练无止境” 获成龙盖章“未来打星”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