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影视资讯 正文

《寂静之地2》:以为是打怪兽 其实是文艺范

◎张伟

六年前,寂静无声的电影院中由声响带来的恐惧,仍然记忆犹新。

那时谁能想到,一部小成本的怪兽惊悚电影竟然开启了一个独立的电影宇宙。《寂静之地》以其独特的“靠声音来捕猎”的设定,在众多怪兽电影中杀出重围、独树一帜,不仅以小博大,仅仅利用少量怪兽特效就撑起全片,更是将影院的音响效果发挥到了极致:细微的声音在寂静中变成了致命的危险;影院中,观众发出一点点声响都会让旁人紧张万分。这种独特的观影体验,让人长久难忘。

靠新鲜概念吸引观众的电影,往往面临“再而衰,三而竭”的风险。当新概念变成老梗,还有什么能让观众追看下去?《寂静之地2》就不如前作紧凑流畅,显得可有可无。这一次衍生出的前传电影《寂静之地:入侵日》(后简称《入侵日》)又会带来怎样的观感?看过之后才发现,它所呈现的和观众所期待的,其实大不相同:你以为前传或是表现怪兽大规模入侵的场面,或是像以前一样营造惊悚的氛围,但实际上,它是在讲一个情怀满溢的文艺故事。

影片的主角是一对男女:女主角是绝症患者,早将生死看淡;男主角胆小懦弱,惧怕死亡将至。或许为避免单调,女主角的宠物猫咪戏份颇多,起到调剂和串场的作用。影片开头,女主角在治疗院里延缓所剩不多的生命,在一次进城活动中,遇到外星怪兽的袭击,不仅个人的正常生活被打破,也看到整座城市正陷入万劫不复。艰难求生的过程里,她与男主角相遇,先是讨厌对方无理由的跟随,后终患难与共。

当城市的大桥被纷纷炸断,坐船逃离成为唯一的生存之路。但与其他居民千方百计赶往港口不同,女主角反向而行,只为找寻过去的甜蜜记忆。她是身患绝症的诗人,不怕死,却惧怕死前没吃到童年最爱的披萨,没找到那些逝去的回忆。男主角恰恰成为助她圆梦的人。最后,她将生的希望留给对方,自己在找到记忆中的美好之后,从容赴死。

不同于《寂静之地》前两部聚焦灾后世界的生存百态,《寂静之地:入侵日》所呈现的时间点,是外星怪兽入侵的第一天。正因如此,许多观众以为影片会详细介绍怪兽的由来、入侵的方式以及人类世界所做出的种种反抗。可实际上,这些都是影片一笔带过的内容,外星怪兽突然入侵,随后便占据四方,人类世界似乎没怎么抵抗便很快转入苟且偷生的阶段。影片着力铺排的是,人类生活如何被怪兽入侵所毁灭,以及人类如何在怪兽围猎中艰难求存。于是,三部《寂静之地》的共同之处便显而易见了:这一系列的主角永远是人,而不是兽。

当然,与前两部正传相比,作为前传的《入侵日》仍有其自身的独特性。首先,故事背景从美国乡村转移到了大都市纽约,所呈现的人类场景从“小家庭”变成了“大人群”。不同于密闭空间的有限场景,都市的环境千差万别,给场面的打造带来了更丰富的可能。与此同时,都市的噪音万象又使前作极为风格化的音效设计变得不够突出,缺少了万籁俱寂、屏气凝神的紧张感,“寂静之地”的感受不再那样纯粹。

其次是怪兽的大量出现。当观众习惯一头怪兽打到底的前作,会发现《入侵日》里,怪兽成群结队,追捕猎物时山摇地动,如万马奔腾。再加上城市场景的丰富多变,怪兽可以在车流中奔跑、在屋顶上奔袭、在地铁中猎杀,表现多元、不拘一格。可惜的是,不同于前作对怪兽捕猎特性细致的铺垫与展示,《入侵日》的怪兽反而似浮光掠影,规模数量有余,特点个性不足。

再次,前两部《寂静之地》所讲述的是一个家庭的故事,血缘把他们联系成一个整体,彼此相濡以沫、牢不可破;而这一次《入侵日》的主角是两个陌生人,他们在关键时刻组合在一起,共同对抗危险,却也有着截然不同的选择:男主角选择求生,女主角选择怀念。从女主角的精神世界出发,影片所想要探讨的其实是更深层次的生存问题,即生存的意义为何?人是有灵魂的个体,还是被怪兽围攻的食物?

同样是外星怪兽题材电影,不同于《独立日》的庞大灾难展示,也不同于《洛杉矶之战》的城市巷战描摹,《入侵日》没有在动作场面上花费太大的精力,而影片的后半段几乎将怪兽电影变为文艺电影。

男人为女人朗读她曾经写下的诗作,让她在病入膏肓时细味当年;在雷雨交加的夜晚,两人借着雷声的掩盖,大叫抒发内心的苦闷;曾经女主角常常光顾的披萨店,如今被变为焦土,为了帮她实现心愿,男主角拿来其他店铺的披萨,写上那家店铺的名字;在无人的俱乐部舞台上,男女主角忘情地表演,好像一切都未改变,台下坐满旧日的观众。就这样,在一片狼藉的灾难现场,两人费尽心机,自娱自乐般复现着往日的旧时光,借着记忆中残存的温暖,展现出人之所以为人的尊严与快乐。在人性光芒的照耀下,他们终于摆脱了猎物的悲惨处境,回归到人的本体,体验到生活的本真。

故事最后,两个人物的选择,正暗示了两种不同的生存模式,即肉体状态的生存与精神世界的生存。男主角在女人的帮助下,成功逃到海中,与猫咪一起登上了载满逃难人群的大船,带着希望,驶向求生的未来;而女主角则在寻找最后一样没有寻回的美好——声音,她的父亲曾经是钢琴演奏家,弹奏的乐声优美动人,如果没有音乐的存在,那么曾经的过往、正常的生活仍旧是空中楼阁。于是,她戴上耳机,在音乐声中找到了人生存在的价值与意义,在死亡到来前获得了精神世界的愉悦。而后,她拔掉耳机,让音乐传遍大街小巷,让城市在死寂中复活,而自己肉体的存在与否已经不那么重要。

想看怪兽电影的观众,可能会对《寂静之地:入侵日》感到失望,而它恰恰将这一新鲜感不再的电影系列,重新赋予了新的价值。

非常速

非常速,全网热门信息分享交流平台。FeiChangSu.Com
上一篇:《消失的大象》开播 任素汐王志文演绎小人物故事
下一篇:《旅行任意门》解锁地道湘菜体验青春之城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