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影视资讯 正文

生活中处处都是文学素材

尹学芸

文学带来的收获是实实在在的,它让人生充盈,让情感丰满,让生命多了几重维度。

我的家乡在天津北部的蓟州,是史书上记载的千年古县蓟县,曾产生过《三字经》里的人物和“渔阳鼙鼓动地来”的典故。我出生的村落,就在这片山区的洼处。在乡村生活了20多年,我自诩认得天空飞翔的鸟,后来又到城市生活了30余年,笔下的人物也跟着我从乡村到城市,从“罕村”到“埙城”。

受故乡滋养的人是幸福的。深入故乡的肌理,了解并掌握它们的密码,勘破其中奥妙,能够丰富和强大写作者的内心。不管是乡村还是城市,只要你熟稔,随时可以把故事置入其中,由着它们逐渐丰富和丰满。作家像收割庄稼一样捡拾细节和情节,故乡的名字甫一出现,内心便是一种笃定和从容。故乡不单单提供生活,还提供种种文化元素和民俗符号,营造文学中的别样风景。

通过“罕村”和“埙城”,我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文学坐标。从《贤人庄》《菜根谣》到《士别十年》《寻隐者不遇》,我写的都是那片土地上生活着的平凡人物。农民、知识分子、工人、基层公务员,我在这些人的身上找寻文学的因子。最新问世的长篇小说《太和》以蓟州区域内一座大洼的名字命名,用一个女人的百年人生来钩沉社会发展的历史。有幸生活于这片土地,见证了山乡巨变的一个个关键节点,我希望能为时代变迁留下文学记录。

创作的年头越久,我对生活之于创作的重要性体会就越深。生活中处处都是文学素材。过去我总随身带一个小本子,把值得储存的东西记下来。现在改用微信,给自己建个对话框,仍然保持随手记录的习惯。我关心社会热点,有些事情搞不清楚就找朋友弄清原委,但我的创作不依赖新闻热点。我喜欢写寻常人的寻常情感,这在我看来更有普遍性。

获得鲁迅文学奖的中篇小说《李海叔叔》,就是这种理念下的创作。故事原型是我成长过程中的一个叔叔,他在我的意识里“潜伏”了许多年,直到我将他转化为小说中的艺术形象,通过书写两个家庭两代人之间的交往,再现那段历史岁月里的人情冷暖。不少读者留言说,小说中的叔叔形象似曾相识。我想,这部作品打动人的地方,应该就在于触发了读者共同的情感记忆。

虽然我从认字起就喜欢讲故事,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编的故事能变成铅字,但一个乡下孩子,父母都是农民,周围没有一个人从事与文字相关的工作,要实现作家梦,得需要多少机缘和巧合?小时候,接触书籍的机会非常少。我10多岁时才知道世界上有杂志这回事。第一次接触16开本的“大书”是《河北文艺》,至今都记得里面有首儿歌是写抗旱的:一对水罐两头拴,挑担水,上南山,咯吱咯吱走得欢……记忆能储存得这样牢固,也许不是因为写得有多好,而是物以稀为贵,当时读过的书实在太少。

很长一段时间里,身为基层作家,一切都按部就班,没有潮起潮落,偶尔往外地投稿,也能发表,但一直没有建立起良性循环。幸运的是,我从未对自己的文学梦失去信心,因为从未对文学失去信心。

在天津这一方土地,各区县都有自己的文学刊物,这是业余作者的交流和发表平台。我也曾当过很多年的刊物主编,非常熟悉基层写作者群体。坚持是心性,坚守是品格。人的禀赋在个体之间有很大的差异,而热爱是对天赋秉性最有效的开发。你不能说谁没有长跑天赋,就不要跑步了,或者,谁没有读书的天赋,就不要读书了。生活中,有人通过读书和写作提高了自身修养,谋到更好的工作,有人因读书而开悟,解开了生活中的疙瘩,有人一分钱稿费都没得过,却因写作而活得充实愉悦,这都是文学应该有的功效。文学带来的收获是实实在在的,它让人生充盈,让情感丰满,让生命多了几重维度。

今天,社会的飞速变化给文学提供了更多可能性。在这样的时代,独坐书斋进行创作更是寂寞,但真正热爱的人是耐得住这份寂寞的。唯其耐得住,才能在这个领域有所斩获。在平凡人生中找寻文学因子,我将把“罕村”和“埙城”的故事继续讲下去。

(作者为天津市作家协会主席)

[ 责编:张晓荣 ]

非常速

非常速,全网热门信息分享交流平台。FeiChangSu.Com
上一篇:夜空下赴一场森林版《仲夏夜之梦》
下一篇:知名男团艺人突发车祸,凌晨回应:被恶意追尾,已报警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